□龍敏飛
 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次集體學習時強調“構建以政府為主提供基本保障、以市場為主滿足多層次需求的住房供應體系”後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(下稱“住建部”)已經開始考慮將“公租房並軌”作為調整現有住房供應體系的突破口。與之相關,飽受各界非議的經濟適用房供應將逐步減少直至在全國全部取消,公租房將成為住房保障的主體,但不會涉及已出售的經濟適用房。
  短短這幾年,很多關於房子的專有名字充斥著我們的眼球,經適房、廉租房、兩限房、公租房……北京最近又出來個“自住型商品房”,被網友戲稱為“一項偉大的發明”。這些住房背後,有著善良初衷,如擴大保障範疇、增加輻射人群,滿足不同層次人群的不同需求等。不同的保障性住房,對應著不同的受眾,“精細區分”的做法,自然是為了更加全面地保障公眾的“住房需求”。
  但是,這麼多保障性房子的分類,光記住名稱就已經很難了,要瞭解具體的政策就更難了。對此,上海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副巡視員李東坦言:職能配置“精細化”有助於措施的落實,但也容易影響到運行效率,提高管理成本。此外,在保障性住房的相關法律法規仍不完善的情況下,對保障房供應的分類太細,不僅容易浪費資源,還會增加權力尋租的機會。
  公租房廉租房並軌,經適房退出,無疑是在優化保障房的配置。一方面,統一對保障性住房進行管理與監督,有利於提高工作效率,避免九龍治水的尷尬,且有利於政策的無縫對接,避免出現所謂的 “夾心層”——既不符合廉租房的申請標準,也不符合公租房的申請條件;另一方面,並軌之舉也充滿了人性化,按照“租補分離、明收明補,根據住戶不同收入情況給予適當租金補貼”的政策,如果一個人的收入提高了,也無需從廉租房搬到公租房去,只需要提高租金即可,如此,也更加有利於保障性住房退出機制的完善。
  不過,“公租房並軌”仍需無縫的配套制度對接。如加強對保障性住房的監管,讓其開工率與完成率達到“國家標準”;如改善官員績效考核方式,將保障性住房的建設納入其中,即便不是一票否決制,也應占舉足輕重的位置;再如加大對保障房建設不力的官員的問責,形成必要的震懾,激發官員建設保障房的責任與動力,等等。只有類似的對接制度到位了,才能更好地呵護“保障房並軌”的制度善意。
  (原標題:公租房並軌還需保障制度配套)
創作者介紹

21世紀房屋仲介

lt47ltxgx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